• 再讀楊一清《山丹題壁》

    白銀新聞網 時間 : 2019-08-27 14:14:26
    再讀楊一清《山丹題壁》

    周步

    我在多篇文章中記述過山丹,不僅僅因為山丹是我的家鄉。在河西走廊諸多縣域城市里,山丹的歷史文化影響力確實獨領風騷。山丹是河西走廊最早設置的縣域之一。同時,這片土地上有幾處非常重要的軍事隘口如扁都口、硤口、東樂大口子等,有關西北的好多次戰爭,都與這幾個隘口有著直接的關系?;羧ゲ≤S馬河西走廊,隋煬帝于此國事宴請,這是其它地方無法享有的文化資源。

    讀明朝詩人、內閣首輔楊一清的詩歌《山丹題壁》,于是再次聯想到那些歷史場景。

    楊一清是明朝到過山丹爵位最高的官員之一。

    楊一清祖籍云南安寧,出生于廣東化州,成長于湖南岳陽,安葬在江蘇鎮江,所以后世就有了楊一清籍貫之爭。楊一清在年少時就有“神童“之稱。十四歲參加鄉試,被推薦為翰林秀才,明憲宗命內閣選派老師專門教授。成化八年(1472年),年屆十八歲的楊一清進士及第,授中書舍人,由此踏上仕途。

    楊一清以文職入仕,但他后來卻成為明朝歷史上少有的文武集于一身的“三邊總戎,兩任首輔”。后世對他的評價非常高。文學家楊慎贊譽他為“四朝元老,三邊總戎,出將入相,文德武功”,《明史》的評價是“其才一時無兩,”其謀略可比姚崇、郭子儀。這在有明一代,也為少見。楊一清同時也是明朝之前滇人入朝級別最高的官員。

    一個受到當朝和后世學人如此推崇的能臣,沒有力挽狂瀾之氣概和大刀闊斧之威勇,絕對不會取得如此成就。楊一清一生擔任過很多職務。督學陜西期間,在關隴地區新建和修復的書院數量,使陜西從末流進入全國第四。后來,楊一清任都察御史、兵部尚書、總制陜西三邊軍務,在這期間,他通過考察,得知鎮陜主將武安候鄭英怯懦無謀、固原鎮都指揮僉事苗英“騎射雖長,才非統馭”、都指揮僉事劉雄年老志衰,威令不行,于是,便奏請朝廷,起免三人,明廷一一獲準。

    楊一清總制三邊期間,還做了一件與甘州有關的事情:陜西行都司甘州后衛前所百戶姚寧之子姚堂,勾結甘州總兵劉勝之子劉深,在甘州、西寧等地販賣茶葉。身為甘州總兵的劉勝,利用職權之便,為其子頒發驗關文書,并撥給騎馬九匹、征調遞運所牛車三十輛等,把茶葉從甘州運往西寧,牟取私利,這是典型的“官倒”。楊一清接到線索后,親赴西寧,查詢處理。他排除種種阻力,最后逮捕數十人,并申報朝廷,將劉勝提解赴京,明證其罪。這幾件事情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震動,之后,楊一清聲威大著,明朝軍紀也有了很大的改觀。當然,楊一清也由此得罪了很多人。

    明弘治末期,楊一清三邊巡視,來到甘州,途徑山丹。甘州是陜西行都司使治所和甘肅鎮治所所在地。也是那次甘州之行,楊一清寫下來他在文學方面成就最高的一些詩歌作品。

    山丹題壁

    明 楊一清

    關山逼仄人蹤少,風雨蒼茫野色昏。

    萬里一身方獨往,百年多事共誰論。

    東風四月初生草,落日孤城早閉門。

    記取漢兵追寇地,沙場尤有未招魂。

    這首詩作于弘治十八年四月。這首詩表現出的是一種愴然凝重和慨然進取的氣氛。有明一代,主要的邊患就是北方地區。無論瓦剌還是韃靼,都曾對明廷形成過多次威脅,土木堡之變就是最為嚴重的一次。作為三邊總戍的楊一清到了邊防隘口,自然少不了跋山涉水,觀險查要。而在河西走廊山丹的行程之中,他看到的是關山逼仄,人跡稀少,風雨蒼茫,暮色將至。在這樣的境況中,聯想到自己從南方到北方,萬里長路,只身一人,而此刻,有關江山社稷、國家安危、前程去路、命運機遇等諸多思緒,怎能不涌上心頭。而能夠肝膽相照、不計個人得失、為黎民蒼生的在所不惜的還有誰呢?這就是霍去病將軍立下不朽功勛的地方。戰爭是殘酷的,也是無奈的,勝利的凱歌多少人在歡騰,那些陣亡于此的生命,有誰為他們哀思?有時候,勝敗真的都是一場無以言說的悲戚。很顯然,楊一清的詩風深受杜甫詩歌的影響,沉郁悲愴,感懷凝重,憂國憂民,但卻渾然大氣,毫不低沉,也深遠多義。 楊一清一生著述頗豐,多為奏議,如《關中奏議》《督府奏議》《綸扉奏議》《吏部獻納稿》《吏部題稿》等,另一類文學作品收錄在《文襄石淙集》《通家雜述》《石淙詩稿》里面。在西行河西走廊期間,寫下的詩歌還有《甘涼道中書事感懷》《邊城》《將至涼州》《送庫部朱陽和兵部甘肅》等篇章,但思想最為宏大、意境最為深遠的,仍舊是《山丹題壁》這首詩歌。